首页?>?美食?>?食疗养生 > 正文

难敌普洱茶魅惑

文章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5-12-23 18:21:40
杨帆_副本

  赵不语/文

  仿佛一根形如绳子的臂膀,

  不是不让你跑,它那迷人的香味永远在你的记忆里飘着,

  它缠绕着你,但不束缚你,

  带着一团困人的诱惑,永远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,

  面对这被妖魔化的饮品,

  要么永远别沾惹,要么就喝到让身体发出呻吟。

  如果闻香真能识女人,或许观饮也可辨品位、识身份。

  青春少年酷爱可口可乐,海归派炫耀咖啡红茶,四川街头茶馆流行盖碗茶,食不可无海鲜的沿海居民崇尚乌龙,口味清淡的江南人偏爱龙井毛尖,云南人却偏爱普洱茶。

  普洱茶被称为“茶中的XO、可以喝的古董”,讲究越陈越香越有味。既然有了古董的影子,就少不了价值的估算。目前市面上一饼保存了几十年的老茶价值数万元就是明证。这几年云南普洱茶名声大噪,继勐海的易武、班章火爆后,临沧的冰岛、昔归更是被炒成天价,上好的当年单株冰岛已经价格二三万,鲜有人能下得了手。

  普洱茶独特的韵味,是在几百年前茶马古道运输中形成和发现的。在人背马驮穿越崇山峻岭构成“交通”二字内涵的年代,云南独有的大叶晒青毛茶,从滇南、滇西各大茶山汇集于当时的普洱府,再经由着名的茶马古道发往西藏、印度,同时也进入中原,运往东南亚和港澳。历时一年半载的运输中,风吹日晒的自然发酵,无意中孕育了独有的普洱滋味。

  普洱茶根在云南,却在香港、台湾发扬光大,现在影响已波及欧美。“温火焙茗成雀舌,请君试尝雨前茶”,与绝大多数讲究喝当年新茶的茶类相比,普洱追求越老越香越有味,业界有一种苛刻的划分,十年以下称为青年普洱,十年到十五年以上才进入成年期,才有正宗的普洱真滋味。

  “东西都是老的好”,这句怀旧名句或许是普洱茶的最好诠释,从这个意义上讲,每喝一杯老茶,都喝掉了一段不可复制的历史,所以也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一片当年压制的普洱新茶仅值几十元,而一片保存了20年的老饼会价值数万元。于是存新茶,喝老茶成为了茶友们的共识,在存茶的过程中,自身参与了茶叶的变化,也成为喝普洱的乐趣之一,就如含辛茹苦把孩子一年一年养大,那是种非一般的成长幸福。。

  老茶值钱且不可再生,自然就产生了用人为的方法追求老茶韵味的熟茶工艺,熟茶的诞生可谓是功过参半:它填补了老茶越喝越少,新茶青黄不接,普洱茶可能面临断代的尴尬局面,却又混淆了普洱茶的正宗原始滋味,尤其是许多外省人硬把人为制造的熟普滋味,误认为普洱茶真味错存在了记忆中。当然,后来唯利是图的商人为牟取暴利采用的湿仓、防空洞储存茶,永远被普洱茶人所不齿。

  真正意义上的普洱茶,要同时具备下列三个条件:大叶茶、晒青工艺和干仓储存,除此之外的违反传统工艺之茶,尽管可以牟得一时的暴利,但已失普洱茶的真味。

  喝普洱茶不仅是味觉在品,更是身体在感受,其香味是味觉上的香、心理上的香、记忆中的香,喝到最后是用整个身体在投入,喝到让身体尖叫,全身微微发汗,是为进入仙境。

  至于为减肥、降血脂而喝普洱,其品味已然沦为二三流,何不直接进药店而非要刻意附庸风雅?

  名山名寨

  木红梅/整理

  弯弓

  弯弓大寨和曼撒老街曾是易武茶山最兴旺的两个寨子,其汤色金黄璀璨,柔和,滋味粘稠饱满,独具魅力的原始森林芳香。

  麻黑

  易武着名茶山之一,麻黑的茶气和香味没有刮风寨的高扬,醇厚饱满,汤色黄亮,柔中之美,所以算是易武茶中的老二。

  曼松

  原属倚邦区第一乡辖区内。甜润,喝的时候口里很甜,喉头很甜,茶气足而暖,只要喝一点点,身体就会发热,是其它茶山远远比不上的。

  老班章

  茶气霸道,苦味入口即化,嘴里持久甘甜且香气高远,袅袅不绝,茶汤一入口,强烈的香气就贯穿始终。与香气同样强烈的是苦味,霸道而阳刚。

  冰岛

  云南大叶种茶的发祥地之一的临沧,被誉为“云南大叶种之正宗”。冰岛古茶兼具东半山茶的香高味扬、口感丰富饱满,甘甜质厚及西半山茶的质量气强之长,茶气强而有力,气足韵长。

  昔归

  临沧邦东乡邦东行政村,内质丰富十分耐泡,茶汤浓度高,滋味厚重,香气高锐,茶气强烈却又汤感柔顺。

  困鹿

  位于普洱县城北面,香气浓郁且稳实,苦涩感易化,滋味甘甜且醇厚鲜爽,茶汤内含物丰富,性质稳定,后劲较强,喉底生津明显而韵味足。

  老曼峨

  可以说是整个布朗山最大、最古老的布朗族村寨。条形肥壮厚实、紧结显毫、汤色剔透明亮、滋味浓烈厚实、久泡有余香,耐冲泡,入口苦味重一些。

  那卡

  那卡古树茶是勐宋茶区最具代表性的茶,山野气较强,杯底留香较好,苦涩较显,苦又更突出,汤中带甜,回甘较快较好,汤较饱满,茶香纯正。

  刮风暴

  气、香、味、韵均具,基本代表了好普洱茶的高标准。甜醇中含天然浓郁的蜜香,柔滑细腻中藏着强劲却内敛的茶气,苦涩而含蓄,喉韵绵延悠长。